往事:大学物理,一门感触深刻的课程

之前常问,计算机这个专业根本和大学物理不沾边,学校怎么会将大学物理设为必修课呢?现在看来,最期末结课时间,最令我感触深刻的,竟然就是这个曾经最看不起的课程了。

老毕,毕楷杰,选课的时候还真以为是中国人呢,通过幽默,细腻的教学方式,深深感动了一个班的学生。

每次专门回答Zero等奇怪问题的Zero Position,专门抽最后一排回答问题的有趣规则,每逢节日的奇装异服,还有家庭表演,这就是用心吧。

课程中的点点滴滴越发模糊,但是每节课,总会有那么一些无法忘记的经典。诸如“企鹅与中国人”这个我现在都不知道要表达什么意思的梗,短波杀手“鸽子pupu”,物理学之精粹“Parsimony”,不知道已经说错多少年的“广义双节棍”。

课程人数从上学期的7-8排,缩减了2/3左右,但是这个的原因,大概仅仅是现在GPA至上的产物吧。否则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这样一个老师会导致学生的净流出?不过我并不在意,即使这次考试没有能够及格,我也绝不会后悔。而且最后留下的都是真爱了吧。

在薛定谔那只奇奇怪怪的猫的注视下,课程走到了尾声,故写下文章用于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