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与生活在不经意间的互动

天龙八部的名字很早之前就已经听说了,不过真正打算读是在大学老师一次以珍珑棋局打比方,感觉很有意思,于是就开始读。结果这本书的长度还真超出了我的想象,前前后后花了半年的时间才读完。只是随手写写自己的观感,可能不能算是书评吧。

这本书继承了金庸的一贯风格,在描绘了一朝武林的一个非常宏达的设定的同时,还能细致入微,细数男男女女之事,甚至在写男女之情方面超越了部分专门的爱情小说。借武侠之名写生活中的细小之事,给人以强烈的共鸣。

金庸的武侠小说厉害之处情节平平淡淡,你说设计精巧吧,其实也不至于。但是读了这个文章,我们总能悟到一些东西,这也是为什么我会从大学老师口中听到珍珑棋局这个典故,进而读到这一本书。有时候,我们还能从书中的情节,找到现实生活中的一些影子,以近期的热点事件“谷歌回归中国”为例,在网上,我读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用《天龙八部》类比谷歌百度的文章——

曾几何时,但凡中原武林人士,只要听到“北乔峰,南慕容”这响当当的名头,都是要翘一翘大拇指的。

偌大一个江湖,被公认为大英雄的只有这么两个人,还不够嘚瑟的?

有好事的就要问了,那这乔峰和慕容复,到底谁更厉害呢?

这个不太好说,因为后来中原只剩下了一个南慕容。

北乔峰呢?被赶走啦!

赶他走的理由是天经地义的:他是个契丹人啊!

这可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契丹和我大宋正在打仗呢,我们两国人民势不两立。燕云十六州也被辽国占了,我们中原正统的面子上相当过不去。大家都说契丹夷种十分野蛮,欺男霸女无恶不作。这样的人,怎么能在我中原武林立足?

你要仅仅是家庭成分不好也就罢了,哪怕偷鸡摸狗品行不端也没关系,就算是个铁头怪物大家也能接受,但谁叫你好死不死偏偏是个契丹狗种呢?

你看,徐长老都说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徐长老在丐帮里德高望重,他说的一定没错的。

全冠清也大声呼吁:“大家都是精忠报国的好汉,难道甘心为异族的奴隶走狗么?”这小白脸正气凛然,一定不会骗人的。

连聚贤庄主游氏兄弟都表态要“扑杀番狗”了,鲍千灵和向望海这样的小角色都懂得谴责契丹夷种“假仁假义”了,大家还有什么理由不跟上呢?就算只是像追魂杖谭青那样,躲在人丛中地用腹语骂上几句,也是很过瘾的嘛。虽然他是“恶贯满盈”的弟子,平时也很为大家所不齿,但毕竟还是人民内部矛盾嘛,面对外敌,还是要统一战线的。

于是众人纷纷表态:“一个人就算再不成器,也决计不愿做汉奸卖国贼。”

大家同仇敌忾,终于把乔峰赶回了大辽,去当他的劳什子南院大王去了。祛除了这个祸胎,中原武林过上了好几年的太平日子。

没有了竞争对手,慕容氏不断坐大,逐渐有了称霸武林、独孤求败的气势。只要是个练家子,就没有不知道慕容复大名的,一招“斗转星移”,令多少武术名家骇然变色。

慕容复自己想必也很得意,什么北乔峰,也只能在国境外逞逞威风,有本事踏进长城一步吗?

但是渐渐的,外面有了一些闲言碎语。

有人说,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就是赤裸裸的山寨啊!不管自创出个啥武功,马上就被你抄袭去了,这还怎么玩啊。姑苏慕容简直成了武林后辈成长路上一道无法绕开的屏障。

有人说,慕容复武功虽高,但人品不好,经常鼓捣些悲酥清风之类的三无药品,不知道害了多少人。

还有人说,当年聚贤庄赶走乔峰的那场恶战,慕容复可并不在场。对比慕容家如今赢得的势力,似乎赢得有点不太光彩。

慕容复也是有自尊心的,他也想证明自己啊。

机会还是来了。乔峰更名萧峰,回到中原,和众豪杰在少林寺狭路相逢。

慕容复一来形格势禁,地位摆在这,该你上还是得上,二来为“收揽人心,以为己助”,三来仗着有丁春秋和游坦之助拳,似乎立于不败之地,于是不失时机地站出来说道:

“萧兄,你是契丹英雄,视我中原豪杰有如无物,区区姑苏慕容复今日想领教阁下高招。在下死在萧兄掌下,也算是为中原豪杰尽了一份微力,虽死犹荣。”

中国人礼节为先,说话含蓄,讲究听话听音。这段话看似平平无奇,其实言外之意很多,翻译出来大概是:

你丫现在回来了,但中原武林现在蓬勃发展,而且我已经是当之无愧的老大了。大家都说是因为你出国了我才成为老大的,其实在你走的时候已经有七成武林人士支持我了。我非常有信心真刀真枪再PK一次,再赢一次。

围观群众们听得热血沸腾,一片喝彩,skr skr skr。

当然有见过世面的,比如王语嫣,此时就开始担心了。从小到大只见过表哥打拳,当然以为他就是全天下最厉害的人物,直到当年在杏子林里见识了乔峰的一招“擒龙功”,王语嫣的人生观便被彻底颠覆:“这位乔帮主武功如此了得,我表哥跟他齐名,江湖上有道是’北乔峰,南慕容’,可是……可是我表哥的武功,怎能……怎能……”

此后的事实证明了王语嫣的担忧。慕容复和丁春秋、游坦之一起三打一,也没能占到上风,反而被萧峰一把抓住后心“神道穴”,提在半空,“其势直如老鹰捉小鸡一般”,又被萧峰手臂一振,直飞出七八丈外,“砰的一声,背脊着地,只摔得狼狈不堪。”

萧峰还说了句风凉话:

“萧某大好男儿,竟和你这种人齐名!”

最后,慕容复的爸爸慕容博从天而降,才没让慕容复血溅当场。

时至此刻,丐帮群雄、少林僧侣、各门各派的围观群众才终于弄明白了两件事情:

第一,原来南慕容和北乔峰之间的差距居然如此之大;

第二,当年逼走乔峰的幕后操盘手,原来不是别人,正是你慕容家的老爹啊!拿国仇家恨民族感情忽悠我们,其实还不是你们自己想当老大!

于是乎“噫”地一声,群众们一哄而散。

实在无法想象,如此精准的语言,在没有经历的时候,还真就觉得是一个平平淡淡的情节设定而已,最终没有想到竟然预言得如此精准!
小说分为若干条故事线,粗略谈谈自己的看法——
首先是段誉线,网上很多文章都调侃说是“真·泡妹”,“愿有情人终成兄妹”,“德国骨科发源地”啥的。说实话,作者在这里挺恶趣味的,我追一个妹子,亲妹妹……在追一个,亲妹妹……再追……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可以说,段誉以身都没有走出放荡的父亲留下的阴影。个人还是不太能够理解作者设定这个人物更加深层次的用心。也许是为了刻画一种情绪的大喜大落,也可能只是为了可以构造喜剧情节而已(对于人物本身来说是悲剧_(:з」∠)_)。
其次是萧峰线,萧峰和阿朱的故事真的非常有吸引力,不过从另一方面说,不论是这里的阿朱,还是射雕里面的黄蓉,金庸笔下的“主角女性”感觉都是从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一样,机灵,幽默,体贴……不过,既然我最喜欢的性格,我一点意见也没有。可惜阿朱在中途离开了,转而代替她的阿紫却是一个在性格上比较反面的设定,由于我的阅读进度拉的挺长的,因此对于阿朱的记忆已经模糊至此,没有更多详细的理解了。
虚竹线中,开局小兵,一路开挂登顶。他的故事,就是标准的好人有好报的喜剧故事,其中最打动我的,是梦姑梦郎相见的场景,而这个场景的笔墨描写只是寥寥几句,却胜过千言万语。
那宫女道:“先生尊姓大名?”
虚竹道:“我么……我么……我道号虚竹子。我是……出……出……那个……决不是来求亲的,不过陪着我三弟来而已。”
那宫女问道:“先生平生在甚么地方最是快乐?”
虚竹轻叹一声,说道:“在一个黑暗的冰窖之中。”
忽听得一个女子声音“啊”的一声低呼,跟着呛啷一声响,一只瓷杯掉到地下,打得粉碎。
那宫女又问:“先生生平最爱之人,叫甚么名字?”
虚竹道:“唉!我……我不知道那位姑娘叫甚么名字。”
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均想此人是个大傻瓜,不知对方姓名,便倾心相爱。
那宫女道:“不知那位姑娘的姓名,那也不是奇事。当年孝子董永见到天上仙女下凡,并不知她的姓名底细,就爱上了她。虚竹子先生,这位姑娘的容貌定然是美丽非凡了?”
虚竹道:“她容貌如何,我也是从来没看见过。”
霎时之间,石室中笑声雷动,都觉真是天下奇闻,也有人以为虚竹是故意说笑。众人哄笑声中,忽听得一个女子声音低低问道:“你……你可是‘梦郎’么?”
虚竹大吃一惊,颤声道:“你……你……你可是‘梦姑’么?这可想死我了。”
不由自主的向前跨了几步,只闻到一阵馨香,一只温软柔滑的手掌已握住了他手,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悄声道:“梦郎,我便是找你不到,这才请父皇贴下榜文,邀你到来。”
虚竹更是惊讶,道:“你……你便是……”
那少女道:“咱们到里面说话去,梦郎,我日日夜夜,就盼有此时此刻……”
一面细声低语,一面握着他手,悄没声的穿过帷幕,踏着厚厚的地毯,走向内堂。
石室内众人兀自喧笑不止。
读到这里,我才意识到本以为前面平淡的文字并没有对我产生触动,但是并不是这样的——一切的铺垫都为了最后的爆发!而这个爆发奠定了虚竹作为全书中最浪漫,最理想化的一个人物的存在。
最后是慕容复线,这个“蹭热度狂魔”确实最终下场悲惨,有绝世美人在旁,却沉迷于帝王江山梦,是标准的欲望太大最终一无所得。对比段誉,确实苦苦追求直到耗尽青春的冲动。慕容复算是一个反面任务吧。
主线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很有意思的配角,这里引用在b站av20938194视频下的一条很有意思的评论概括,生动形象~

关于天龙八部的说法:

乔峰开局就满级,段誉中途开挂,虚竹盗满级号,慕容复前期充钱,得充值礼包就到处浪,只顾搞公会,后期都没满级,只有鸠摩智是一刀一刀砍怪升级。由于前期欺负段誉,后期被段誉开挂复仇,丢装备删号退服。萧远山和慕容伯卡bug升级,最后在公屏上对骂,互相举报,被GM扫地僧给封号了,游坦之是捡了别人爆的极品装备咯,王语嫣是任务说明NPC。

可能文学最令人激动地一点就是能够与生活在不经意间互动吧。

原创文章地址:【天龙八部——与生活在不经意间的互动】,转载时请注明出处mhy12345.xyz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