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kapika]科技文献的脉络梳理-概述

离散大作业我和wxz希望能够做一个科技文献的脉络梳理的小程序,输入一篇科技文献(可以是html或者纯文本),通过关键词查询等方式实现文献脉络的整理。

其中我们计划的是通过pagerank算法,引入wiki外部语料库建模,提取出科技文献的脉络。

实际上,由于效率的问题,我们并没有使用wiki外部资料库,单纯使用了pagerank。

而demo的展示通过网页实现:http://pikapika.mhy12345.xyz:3000,不过我并不准备长时间维护这个网站,所以说上不去很正常……

人智大作业-四子棋实验报告

题目大意

带重力的四子棋(连成4个(横竖斜)胜利)

大致算法

预测:朴素搜索

通过判定一个必胜态的后继状态存在对手必败态,一个必败态后继状态必须全是对手必胜态。实现搜索算法,搜索深度可以达到6层左右。

朴素搜索只能对于短期一定必胜、必败的状态进行判断,故可用于

  1. 蒙特卡罗树新增一个节点时,如果该节点胜负短期可判,则不使用随机游走,而直接将固定胜率\败率100%返回
  2. 决策时跑预测防止出现一些蒙特卡洛故意走向一个必败态的情况

估值:随机下子

估计一个局面的情况可以通过随机下子的方式,双方随机在可能的位置等概率下子,判断最后谁胜,将随机下子次数增加可以非常“不准确”的估计出当前局面对谁有优势

决策:蒙特卡洛搜索树

对于上述算法,在短期无法判断局面的时候很难决策如何下子,因此使用信心上限树算法(UCT).

     $$I_j = X_j + \sqrt{\frac{2ln(n)}{T_j(n)}}$$

通过上面的式子得出决策树上每一个位置的信心上限[latex]I_j[\latex],其中n表示总的尝试次数,

    \[$T_j$\]

表示第j个状态(及其子状态)尝试次数。

显然,每次尝试I值最大的状态可以平衡所有状态的最小尝试次数以及对较优状态的多次尝试。

程序表现

与样例程序进行对抗,分数大约在30/200分左右。

一些细节

  1. 蒙特卡洛树的决策最好选择访问次数最多的而非期望权值最大的那一个,因为蒙特卡洛每次都会拓展期望权值L最大的那一个,并有一定概率使其变小。换句话说,蒙特卡洛的决策在某种意义下就是平衡L值得过程,所以L值并不能代表一个状态的优劣
  2. 比较神奇的是有些时候迭代次数较多的程序表现没有迭代次数较少的程序,可能是因为常数没有调好……
  3. 曾经尝试在随机游走的时候加入深度较小的特判,使得双方“稍微”有一点智能,但是发现这样会导致结果基本是平局
  4. 最开始程序使用new分配内存,然而Compete程序多次调用会出现segmentation fault,单独调用无误,改为预先分配就没有问题了。不知道是否和电脑的垃圾回收机制有关系。

makefile学习笔记&C++编译

静态链接库创建

  1. ar -rv maze.a BaseRouter.o ,将BaseRouter.o加入maze.a这个静态链接库中
  2. ranlib maze.a ,更新静态链接库符号表
  3. 库文件一般将.cpp改成.cxx

makefile笔记

  1. .PHONY: clean  表示clean为伪目标,否则如果文件夹下有clean文件会出错
  2. 而命令中的<</span> 和<span class="lang:default decode:true crayon-inline ">@ 则是自动化变量,<</span> 表示所有的依赖目标集(也就是<span class="lang:default decode:true crayon-inline ">BaseRouter.cxx</span> ),<span class="lang:default decode:true crayon-inline ">@ 表示目标集(就是BaseRouter.o ),参见样例1
  3. makefile在target为.o的时候,dependence可以自动省略.cc,可以使用类似于main.o : defs.h 的语法
  4. makefile只会完成第一个规则的第一个目标
  5. (objects)</span> 只是单纯的变量展开,一般表现为多条命令都是由于多目标的生成</li> </ol> <h3>样例</h3> <h4>OOPWeek9_Makefile</h4> <pre class="lang:default decode:true" title="makefile">lSOURCES=(wildcard *.cxx)
    sSOURCES=(wildcard *.cpp) HEADERS=(wildcard *.h)
    lOBJECTS=(lSOURCES:%.cxx=%.o) sOBJECTS=(sSOURCES:%.cpp=%.o)
    TARGET=maze.exe
    LIB=maze.a

    all: (TARGET)(LIB)
    (TARGET):(sOBJECTS) (HEADERS)(LIB)
    @echo “Now Generating (TARGET) ..." 	g++(sOBJECTS) (LIB) -o(TARGET)
    (LIB):(lOBJECTS) (HEADERS) 	@echo "Now Generating(LIB) …”
    ar -rv (LIB)(lOBJECTS)
    ranlib (LIB) %.o: %.cpp(HEADERS)
    @echo “Now Compiling < ..." 	g++ -c< -o @ %.o: %.cxx(HEADERS)
    @echo “Now Compiling < ..." 	g++ -c< -o @ clean: 	rm *.o *.exe *.bak *.a explain: 	@echo "Lib Sources:(lSOURCES)”
    @echo “User Sources: (sSOURCES)" 	@echo "Lib Objects:(lOBJECTS)”
    @echo “User Objects: (sOBJECTS)" 	@echo "Lib:(LIB)”
    @echo “Target: $(TARGET)”

    BaseRouter.cxx	BaseRouter.h	OptRouter.h	main.cpp	makefile

     

滚蛋吧,肿瘤君

随想

之前在飞机上看了一半,然后飞机就落地了……当时的感觉就是好电影,但是比较懒,不想之后去补后面一半。今天没事干才翻出来看完了,真是少有的好电影。

不过看豆瓣评分,随随便便的一个大场面电影都能够踩这种感情向电影,也许现在的人确实是太浮躁了。不过在我心中,好的电影终究是好的,并不需要在意别人对它的评分高低。

虽然说这部作品让我意识到在自己挥霍青春之时,有不少人正在与死神争分夺秒。但是,又如何才算是有意义的生活呢?正如电影里的艾米,她的生活究竟有没有意义?这种哲学的问题单靠想象根本无从回答,或许从来就没有答案吧。

摘录

听一场摇滚,和耳朵一起一醉方休;喝一圈烈酒,让酒腻子们闻风丧胆;开一场cosplay party,二次元万岁;摸一下大蜥蜴,我熊胆威风凌厉;吃三斤驴打滚,翻滚吧肠胃;飚一把摩托车,成为风驰电掣的女王;见一下微博红人,感受马伯庸亲王的慈祥;至少学会一样乐器,为喜欢的人弹;种一次昙花,守望者它盛开;做一桌丰盛的晚餐给爸妈,哪怕色不香,味不美;来一次夜钓,吸取月光静臆的能量;仰望喀纳斯的星空,寻找属于我的星座;沐浴漠河的极光,感受它的神秘;去山顶看一次日出,然后大喊滚蛋吧肿瘤君。

种一次昙花,守望着它盛开,这句话真的太美了。现在的我,真的会这样为了一朵花,静静等待一个晚上吗?真的能够下定决心,到一个不被城市灯光污染的地方,欣赏宁静的月色?

真正的朋友就像健康,只有当失去的时候才知道他们的珍贵。

羡慕

人活在想象世界里,其实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没有恐惧、没有忧愁、也不会有死亡。

 

人不能因为终归会死,就不想活了。
所以不能因为害怕失去,就不去拥有。
爱与被爱,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

四月读书记录

《外星人防御计划》,读完,比较有意思的一本书,讲的就是各种地外生命的探测理论等,半年前开坑,看了一大半然后忘掉了????,这个月翻出来看完了

《白说》,50%,到后面没有前面好看了……

《雪国》,15%,月底开的坑

《人类简史》,5%,看了样章,还不错,等学生会送的实体书……

《人民的名义》观后感

点评

人民名义那么火,个人认为原因如下

  • 题材突破
  • 第一集确实精彩
  • 达康书记……
  • 很多人抱着“支持政府正视问题”看的

总之观后感觉剧情整体还是达不到这么高的水平能让那么多人看,还是网络各种宣传的影响吧

至于要从内容上点评,感觉看了剧其实收获不太大,剧中说的和实际我对当前形势的感受差不多,不存在对自己意识形态的影响(也许是有那么一些潜移默化吧),况且本身政治这东西就没有正确答案。

精彩场景

列举一些至今还能想起的场景吧

  1. 赵德汉一分钱不敢贪(一瞬间就把这部剧粉了,但是后面没有出现这么精彩的东西了)
  2. 陈岩石坐在挖掘机前挡路(第二次触动)
  3. 孙宇宙仰望星空,人民算什么,迷上天文学后,方知宇宙之浩渺,时空之无限。(……稳,向孙宇宙学习)
  4. 侯亮平最后一集和老婆打打闹闹(不知为啥记忆深刻,总之挺感慨的)
  5. 祁同伟下跪,“胜天半子”的解说(悲剧人物,社会的产物)
  6. 李达康欧阳菁夜晚签离婚协议(有情终归是有情,相处的点点滴滴不管多大的仇恨都不会忘记)
  7. 郑乾结婚(感情升华为爱情是怎么做到的)
  8. 高小琴高小凤演技对比(绝了)
  9. 侯亮平、陈海各种耍帅(败笔……)

影评摘录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郎真多(来自豆瓣)
来源: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8445022/
当然这些也告诉我们,第二季如果有的话可能会很精彩,那时候主角就是李达康了,李达康大战易学习想想就刺激,加上沙瑞金的危机,陈海与蔡成功可能还有的秘密,赵东来、陈海、陆亦可的关系,加上京州那比海水还深的官场,是不是会有很多期待呢?

第二季去死吧,从来没见过由于第一季好评强行续集最后出好结果的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张京徽(来自豆瓣)
来源: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8503473/

和《万历十五年》一样,贯穿全剧的另一个关键问题是:一把手的绝对权力是腐败的根源。
《人民的名义》走的是以德反腐的路线,靠的是侯亮平这样刀枪不入的完人,甚至是圣人,而不是制度。侯亮平反贪的动力,很大程度上来自于给死党陈海报仇,而沙瑞金的动力则有些不可描述:清除前任的旧势力。从对赵立春的清算到提拔易学习,到拆除赵家的美食城,都与这个逻辑有关。在剧中,人物的行为动力来自于上层阶级的情感和利益,与制度无关,更与媒体监督或是人民的利益差之十万八千里。现任以高尚的名义否定前任的任命和建筑,这也是中国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问题根源,甚至昆明这么多年一直在不断的拆除和各种修路,市委书记落马大四喜,甚至连个公交站台都是孟母三迁,就是这个原因。黄仁宇在《万历十五年》的前言里说,中国二千年来,以道德代替法制,至明代而极,这就是一切问题的症结。然而真的是至明代而极么?

所以还是哄哄老百姓的套路?确实现实中是没有主角光环的……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张京徽(来自豆瓣)
来源: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8503473/
再说人民的失败。郑乾这条线,很多人民不喜欢,要求快进,我觉得这简直是忘了本,因为郑乾就是民二代啊,他的存在就是为了反衬赵瑞龙这个赵二代有多嚣张,就是为了突出民二代有多凄惨。他老爹郑西坡的那本诗集,从电视剧的开始一直拖到最后一集,才用8000块买了个书号给出版了,还得到郑乾一个“真便宜”的好评。

黄毛的戏份是为了贴近群众?但是除了“努力拼搏的姿态”,其他和人民差别还是有点远吧

Tmux学习笔记

相关链接

tmux入门教程:http://blog.jobbole.com/87278/,http://blog.jobbole.com/87584/

一些感悟

网上教程之所以看起来比较痛苦,主要是没有讲清楚session的含义,让我误认为一个窗口就是一个session,浪费了许多时间,实际上session可以理解为一个场景,在这个场景中一般你就是要写一个工程,故同一个session中可以开多个窗口,而一般不存在session切换的问题。

常用命令

#窗格
Ctrl-b % #纵分
Ctrl-b " #橫分
Ctrl-b + <方向键> #切换
Ctrl-b Ctrl+<方向键> #调整大小
#窗口
Ctrl-b c #新建窗口
Ctrl-b <num_id> #切换窗口
Ctrl-b , #重命名
#会话
tmux ls & ctrl-b s #显示所有会话
tmux new -s session-name #新建会话
tmux attach  #attach接入会话
tmux detach  #detach断开会话

一些问题

  1. 错误sessions should be nested with care, unset $TMUX to force:
    个人理解是说必须先detach当前的session再attach新的session,否则就成了嵌套关系,是tmux里面不推荐的。实际上这个问题就是对session理解不够导致的,参见前文
  2. tmux导致vim的分栏不能通过鼠标拖动了,需要使用命令调整宽度
resize +N #高度+N
vertical resize +N #宽度+N

 

Flask学习笔记

各种链接

官方文档:http://docs.jinkan.org/docs/flask/,*有一点点枯燥……

教程:http://www.pythondoc.com/flask-mega-tutorial/index.html,*一个写的不错的民间教程,一步步介绍了怎么建立一个工程,对于代码结构有讲解

flask-WTF:http://docs.jinkan.org/docs/flask-wtf/,*flask表单库

jinjia2文档:http://docs.jinkan.org/docs/jinja2/

jinjia教程:https://zhuanlan.zhihu.com/p/23669244

flask-bootstrap:http://pythonhosted.org/Flask-Bootstrap/,*一个把flask和bootstrap结合的库

bootstrap官网:http://v3.bootcss.com/getting-started/,*里面有很多模板

Step1. virtualenv

道理我都懂,然而这tm到底有啥用啊……安装了那么多年的包,还没见过冲突的,而且我电脑里面python的包不就是venv里面的包么?外面如果要冲突里面就不了?最重要的是界面还那么丑……

其中一点比较有趣的是. bin/activate 命令激活venv虚拟环境,其中点和source命令相似,将bin目录下activate这个bash文件导入,bash文件中将bin目录路径加在了PATH命令之前,已完成重定向python相关路径.

Step2. Hello World

照着链接2一步一步写,比较有趣的一点是工程的架构。

这是官方文档的HelloWorld

from flask import Flask
app = Flask(__name__)

@app.route('/')
def hello_world():
    return 'Hello World!'

if __name__ == '__main__':
    app.run()

这是工程化的Helloworld目录架构

app
|-- __init__.py
|-- static
|-- templates
|   `-- index.html
`-- views.py
run.py

__init__.py

from flask import Flask

app = Flask(__name__)
from app import views

views.py

from app import app

@app.route('/')
@app.route('/index')
def index():
    return "Hello, World!"

run.py

#!venv/bin/python
from app import app
app.run(debug = True,host='0.0.0.0')

by the way,里面的循环引用关系实在是没有弄懂

Step3.服务器编写

 

jinjia2

jinjia2是flask的渲染引擎,自动在app/templates里面搜寻模板文件。

Bootstrap

flask里面的bootstrap貌似比一般nodejs啥的要简单一些,不需要自己配置static文件,直接pip install flask-bootstrap 即可。

将__init__.py改写为

from flask import Flask
from flask_bootstrap import Bootstrap

app = Flask(__name__)
Bootstrap(app)
app.config.from_object('config')

from app import views

注意,之前将Bootstrap(app) 放在run.py中出现了问题,可能是import views的问题

发现现在debug模式没法及时刷新了……不知道啥原因

天局

 

  这是多么壮烈的决斗啊!围棋在此显示出慷慨悲歌的阳刚之美:它不是温文尔雅的游戏,它是一场血肉横飞的大搏杀!看,浑沌使出天生蛮力,杀得白棋惨不忍睹;蚊帐中人猛攻黑龙,一口接一口地紧气,雪白的手臂竟如此阴冷,刽子手一样扼住对手的喉咙。浑沌走每一步棋,都仿佛在叫喊:“我受够了!我今天才像一条汉子!”白棋却简短而森人地回答:“你必死!”黑棋的攻势排山倒海,招招带着冲天的怒气。一个复仇的英雄才会具备那样的力量,这力量如此灼热,犹如刚刚喷出火山口的岩浆,浩浩荡荡,毁灭万物。白棋置自己的阵地不顾,专心致志地扼杀黑龙。两位武士都不防卫,听任对方猛砍自己的躯体,同时更加凶恶地刺向对方的要害。

屋外响起一声琵琶,清亮悠扬。琵琶先缓后急,奏的是千古名曲《十面埋伏》。又有无数琵琶应和,嘈嘈切切,声环茅屋。小小棋盘升起一股血气,先在屋内盘桓,积蓄势大,冲破茅屋,红殷殷直冲霄汉。天空忽然炸响焦雷,继而群雷滚滚而下。琵琶声脆音亮,激越如潮,仿佛尖利的锥子,刺透闷雷,挺头而出。两者互压互盖,反复交错,伴那一柱血光,渲染得天地轰轰烈烈。

蚊帐中人幽幽叹息:“唉……”一只白臂徐徐缩回,再不复出。

 谷地平整四方如棋盘,黑石白雪间隔如棋子,恰成一局围棋。教师思忖许久,方猜出浑沌冻死前搬石取暖,无意中摆出这局棋。真是棋痴!再细观此局,但见构思奇特,着数精妙,出磅礴大气,显宇宙恢宏,实在是他生平未见的伟大作品。群山巍峨,环棋盘而立;长天苍苍,垂浓云而下;又有雄鹰盘旋山涧,长啸凄厉……

官屯教师身心震动,肃穆久立。

众人登山围拢教师,见他异样神情皆不解。纷纷问道:“你看什么?浑沌干啥?”教师答:“下棋。”“深山旷野,与谁下棋?”教师沉默不语。良久,沉甸甸道出一字:“天!”

俗人浅见,喳喳追问:“赢了还是输了?”

教师细细数目。数至右下角,见到那个决定胜负的劫。浑沌长跪于地,充当一枚黑子,恰恰劫胜!教师崇敬浑沌精神,激情澎湃。他双手握拳冲天高举,喊得山野震荡,林木悚然——

“胜天半子!”

文里文外,都是不被世人所理解的孤独与固执。既然能够胜天半子,便注定不会被上天所青睐,也就只能靠自己了。

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

远方

海子
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

遥远的青稞地

除了青稞一无所有

更远的地方更加孤独

远方啊除了遥远一无所有

这时石头

飞到我身边

石头长出血

石头长出七姐妹

站在一片荒芜的草原上

那时我在远方

那时我自由而贫穷

这些不能触摸的姐妹

这些不能触摸的血

这些不能触摸的远方的幸福

远方的幸福是多少痛苦

读海子的诗,思考着远方是什么?

小学时,远方有幻想与魔法的神秘国度,无限的未知等待探索;

中学时,远方是山的那边的还是山的缠缠绵绵,斩断一切幻想的海岸线,或者是永远无法达到的地平线;

大学后,远方所联想到的,竟然是(x,y)趋向无穷时的多重极限。可笑而又可怕。也许时间就是这么残酷吧,梦与幻想终会被生活中的琐事覆盖,而曾经的远方,又在哪里呢?